教辅出版行业如何破局互联网?

这几年在线教育火热,但是热闹之余,仿佛都是新兴互联网教育企业在凑热闹,好像基本上没有传统教育行业什么事儿。但实际上教辅出版行业探索互联网业务,不仅存在了很久,有的甚至十六年前就开展了在线教育业务,只是多数教辅大佬低调行事,不怎么惹眼球而已。
发表时间 :   作者 : 吕森林 1275

      这几年在线教育火热,但是热闹之余,仿佛都是新兴互联网教育企业在凑热闹,好像基本上没有传统教育行业什么事儿。但实际上教辅出版行业探索互联网业务,不仅存在了很久,有的甚至十六年前就开展了在线教育业务,只是多数教辅大佬低调行事,不怎么惹眼球而已。

      2016年,传统教辅加快了互联网业务的步伐,人教社、高教社、凤凰传媒、全品教育、金星教育、星火教育、金太阳、金榜苑、世纪金榜、万向思维等,无不开始加速在线教育行业布局。然而教辅出版行业如何破局互联网?本文即为此而作。

04

一、出版机构进军在线教育蔚然成风

      据笔者的了解,教辅出版行业在互联网教育方面的投资多数在数千万元以上规模。如全品教育投入大量资金开发了全品课堂,名师讲解视频和题库应有尽有。金榜苑组建了全媒体数字教育网、91淘课网等资源平台,由各地名师录制的高中微课堂视频已上传1.5万部,初中、小学、幼儿微课堂1万部,学生可以像在淘宝网上购物一样,定制符合自己的线上学习辅导课程。

      山东天成书业研发了“中国好课堂”在线教育平台,新坐标书业研发了“师说365智能云平台”,创新公司研发出的电子版书法教学光盘和国学教育读本等。

      在民营出版机构中,年收入五六亿元以上规模的企业不在少数,更有人教社、高教社、外研社这样的航空母舰级国有出版机构。出版行业做在线教育,要内容有内容,要渠道有渠道,要资金有资金。然而多数企业的业务进展并不理想,还没有形成大规模用户和行之有效的商业模式。

二、出版行业突破在线教育的困难何在?

      投资归投资热,然而多数出版机构的在线教育业务表现平平,有些亏损严重。既然出版行业做在线教育有这么强的优势,为何多数出版行业反而做不好在线教育?笔者认为,出版行业面临的主要困难有以下几点:

1、指导思想与网络时代的同步

      尤其是长期以来,传统出版业务的思维束缚了其发展思路。对有些出版机构来说,并没有区分“数字出版”和“在线教育”之间的区别,甚至对“在线教育”的概念都不太了解,而是从出版行业出发,归为“数字出版”领域。

      前几年一大批教辅出版企业也涉足了在线教育(出版行业有的称为“数字出版”),也投入了上千万的开发成本,但是在产品形态上,还是基于“出版物电子化”、“为教师教学提供素材支持”、“配套素材光盘”这样落后的指导思想,使得其产品上缺乏竞争力。

      笔者认为“在线教育”和“数字出版”有不同的逻辑起点:在线教育诉求的是通过网络技术手段来实现学习行为和结果的发生,而“数字出版”则侧重于内容介质和形态的变化。虽然“在线教育”与“数字出版”二者在定义上虽然有所差异,但是最终殊途同归——都是借助网络和数字技术占领学生、教师、家长等用户的使用时间,继而产生消费行为。

      笔者曾去过成都,与当地的企业进行交流,发现当地产品的指导思想要远落后于北上广深。按照落后的思维开发的产品,在创意上、体验上没有本质上的突破,在迅猛发展的互联网时代,自然容易被淘汰。保持适度先进是必要的,过于先进反而会因为市场不成熟而过早衰落。

      在线教育的交互性、互动性越来越强,其服务和运营特性越来越明显,因此以“数字出版”来演绎“在线教育”,已经不能满足需求。

2、缺乏核心设计、开发和运营人才

      除了北上广深一线城市的教辅企业以外,多数教辅出版机构分布在济南、梁山、郑州、石家庄、南昌、南京等二线城市,在技术和人才上处于相对劣势。在二线城市只有十几家从业企业,而在在线教育最发达的北上广深,几乎每周都有在线教育相关的主题分享、论坛等,这使得一线的企业可以获取最新的信息和先进的动态,而二三线城市则没有这种氛围,从而导致人才接触不到先进的技术和理念。

      在线教育与教辅行业在产品形态、开发成本和运营模式等诸多方面,与传统教辅有非常大的区别。在线教育的人才平均薪酬要高得多,产品形态也不断变化,开发成本也在不断上升,运营模式越来越接近互联网产品的运营模式。因此在相关人才上也有所不同,有极大的差异。

      据笔者调查,人才匮乏是各企业均缺乏的第一要素,在相关人才中最匮乏的核心设计人才。各企业的产品形态和运营模式的不同,都意味着在顶层设计上的不同。

三、出版行业如何破局互联网教育?

      未来几年是在线教育发展的关键时期。对于出版行业,尤其是民营出版机构来说,单一的传统教辅业务,难以支撑未来业务的发展。能否在未来几年内实现互联网业务上的突破,决定了教辅企业在未来数字教育时代,能否找到新的生存空间。

      传统教辅企业如何突破互联网教育?笔者建议采取以下措施:

1、寻求智库支持

      出版机构因为自身的“基因”问题,缺乏互联网基因,很难通过自身发展涅槃而生,因此建议采用外部智库,采用新的思路,通过外脑引入先进的理念、技术、人才等,从而避免“掉入在线教育大坑”,实现自身的提升与转型。

2、与互联网企业联姻

      出版行业和互联网企业,如果仅仅限于双方合作层面上,彼此不能保护自己的利益,因此需要深度合作,就是双方成立合资公司,把双方利益链条紧密连接在一起,促使双方彼此利用各自的优势,才走向成功。2017年,将会有越来越多的企业与互联网企业成立合资公司。

3、与资本联姻

      出版机构的互联网化,需要的资金量很大,数千万元是基础。出版行业应该在自身的品牌优势未受到互联网颠覆前,利用自身的品牌、内容、渠道优势,与资本联姻,从而为自身转型和升级提供必要的资金支撑。

      笔者与多位教辅企业高管交流,明显感觉到2017年是传统教辅行业加快互联网升级的关键拐点,多家企业均会加速互联网布局,行业竞争升级不可避免。2017年也是整个互联网教育行业的拐点,跟不上的企业会被落下,优秀的企业将会脱颖而出。届时将会有更多好戏登场,请各位看官拭目以待。

作者简介:

吕森林(微信:15801259163),国际互联网教育联盟副秘书长、互联网教育研究院院长,北京教育信息化产业联盟副理事长。互联网教育和移动学习专家。自2000年起致力于互联网教育的研究、咨询和培训工作,推动行业交流和合作,积累了上千互联网和教育行业的CEO资源 。

著有互联网教育相关文献累计约70余万字,包括中国第一部系统研究中国在线教育产业的《中国在线教育产业蓝皮书》(30万字,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)、《在线教育微课修炼之道》(20万字,人民邮电出版社出版)、《玩转互联网教育》(20余万字,人民邮电出版社出版)。

著有在线教育、移动学习相关文章140余篇,文章观点深刻犀利,发表在《中国教育报》、《中小学信息技术教育》、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、《中国经营报》、《互联网世界》、《人民政协报》、《21世纪英语教育》、《出版参考》、《出版商务周报》、人民网、中国网等,并得到广泛传播,浏览量累计数千万人次,得到了业界的广泛认同。

曾接受CCTV、重庆卫视、人民网、中国网、凤凰网、中国经济网、北京商报、21世纪经济报道、中国经营报、经济观察报、创业家、中国日报、证券时报、中国教育报、现代教育报、21世纪英文报、人民政协报、科技日报、天津日报、京华时报、信报、新京报、文汇报等30多家媒体的采访。

先后为国家开放大学、外语与教学研究出版社、高等教育出版社、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、江西金太阳教育、全品教育等上百家院校和机构,提供在线教育、微课开发等顾问和培训服务。

先后走访了韩国、澳大利亚、新西兰等国家,参加澳大利亚政府主办的中国教育周论坛,并做《中国在线教育产业现状与发展趋势》演示,并受邀出席国宴。